胸藏静气蕴画品 笔含温情歌绘灵性—— 品读程冠潮的中国画作品

/王晓彬

 

人如其画,画如其人。品读青年画家程冠潮先生的花鸟画,让我又想起这句艺术界流行已久的话。因为从他的画里能清晰地读出其淳厚坦诚的品格,平静从容的气质,自由奔放的灵魂和丰富细腻的情感,亦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对绘画事业的珍视与痴爱。我同程冠潮是经道友介绍,在一次大型书画赈灾义卖笔会上初识的,当时的笔会现场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而他与我握手寒暄几句后,又低下头在案前卖力画虎的情形至今记忆犹新。再后来,在同先生的交往过程中,逐渐对其不温不火平和处世的心态,驾驭飞禽走兽形态的能力,把握缤纷斑斓色彩的感觉,形成耳目一新画风的面貌,以及诙谐稳趣的语言习惯等,从各个层面上均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这些都成了我乐意提笔记叙程冠潮其人其事的冲动因子和不竭源泉。

程冠潮是一个善于融汇贯通的画家。许是他长期研习太极拳且颇得太极精髓的缘由,与其相处,我总能从他的身上莫名其妙的感应到一种精、气、神皆饱满的丰盈状态。我以为他定是深谙了太极文化中内外兼修、柔和轻灵、刚柔相济等本真要义,心里也非常明晰此间蕴含的天机与禅理,对于自己在国画创作艺术上的帮扶不可小觑。诚然,彼此交往久了,自己当初的一些感知和猜测,也逐渐从他的一幅幅书画作品中得到了有力的印证。

观赏程冠潮的国画作品,不拘是贴在墙上的巨幅大画,还是铺在案上的扇面小品,无论是以工笔画的形式创作,还是以写意画的面貌呈现,其画面上总有一种举善若水的气象和敦厚沉稳气度徐徐流露出来。具体说来,画面上所绽放的是一种毫不掩饰其心底深处爱憎取舍的通灵率真之气。感觉到他的笔底所要表达的是对良禽瑞兽的爱恋情愫,是对一花一木的礼赞情怀,是对传统美学的动情追索。他试图通过自己饱含赤诚与温情的画笔,竭力阐释出其对当代文化境域里国画艺术的举足轻重与独到魅力。

品读程冠潮的花鸟画作品,从中不难寻觅到一些高级的内涵。显而易见,他对国画艺术的表现手法是来源于现实生活又脱颖于传统艺术经验之中的。他不但很注重对笔墨情愫的抒发,又非常重视对笔墨语言的表达,这所彰显的确实是一种内化于心的个性化感悟,并非一个喜好张扬或沾染铜臭的书画家身上所能轻易散发出来的。他的笔墨在精神化层面上又幻化成为一种诗歌性的感觉,其不少的花鸟画作品都是在对意象的整合中完成对整个画面氛围的营造和美感表达的。因此,我有理由确认程冠潮的大多数国画作品,所要传递给人们的是自己对于花鸟画精气神的感受和理解,所要表达给观众的是其内心深处对于花鸟画真善美的体验与领悟。

程冠潮的大多数花鸟画作品都极富大秦岭南北融合风韵,他总试图把聚于胸间的温情瑞兽和多情花鸟,尽可能多的承载上西部韵味和秦南元素,而后从笔端出神入化的表现出来。从打稿、线条、构图到表现技法,从挥墨点彩到点线面的呈现,无不体现着程冠潮对每张作品整体画面的良苦用心。因此,他的花鸟画布局严谨合理,意境含蓄自然,气势扑面而来,韵味沁人心脾。既有北方雄浑厚重的画风,又有南方滋润淡雅的感受。其画作中所体现的无论是气势磅礴的神骏奋蹄、威风凛凛的深涧猛虎,还是温柔善良的吉羊哺乳、调皮可爱的牧童戏牛,无不传神逼真,耐人寻味。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确实将自己多年精研太极文化的心得体验,也巧妙地融入到画事之中。他将二者相互借鉴渗透以后,又不断地在这种承接传统与弘扬南北的巧妙结合中接续求索,如今既可以挥豪大写意境,亦能够细心经营小品,有时看似肆意堆积重复,也能不动声色的平中寓奇,以拙生妙。有时貌似寥寥数笔着墨,亦能精准传达出无限情趣,以巧写境。常常把看似习以为常的林野小景、枯枝柔条,在他的笔端描述得横生奇趣,令人感叹。他笔端描绘出来的祥物瑞兽、飞禽花鸟,总能让人感到平易感人、朴实亲切,神韵俱全。

程冠潮是一个能够遵承师训的画家。他的家乡在大秦岭深处的商州洛南,自出山定居西安后,他除了忙碌过日常生计之外,脑海里便是写字画画和研习太极两件事,且能多年苦心坚持下来,确实不易。期间,他在跟随享誉古城的书画艺术家李圯、封兴昌等先生潜心研习书画技法的同时,自己亦非常勤奋刻苦,不轻易放弃任何一次学习交流机会。无论是走进名山大川间写生,还是与书画同行们交流雅集,无论是参加各式各样的展览,还是给某位同行召开研讨会,或者在道友的工作室里创作,还是与诸位同行一起搞笔会,他都会抱着小学生的心态去学习观摩。正是由于其主动作为,笔耕不辍,当素有“天下第一虎”之美誉的冯大中先生在沈阳见到程冠潮和他的工笔及写意虎后,欣然握住这位年轻人的手当面鼓励到:“你很有潜力,一定要坚持下去!”。风景秀丽的临潼骊山脚下,是陕西省美术家协会新落成的艺术创作中心,在此举办首届花鸟画高级研修班时,省美协决定在全省范围内只选定20位画家参加,其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由于此次集中学修意义大、标准高,虽规模小、名额少,但被外界和业内皆看重和认可。这一次,程冠潮依旧凭借自身实力,在众多花鸟画家中脱颖而出,不但进入高研班,还被著名画家、省美协王西京主席所关注。西京先生在一次给学员的授课过程中,对着程冠潮创作的老虎动情讲道:“有我们秦人身上的那一股子豪气、霸气和正气,男子汉气概十足,既讴歌了时代,又称颂了家乡,也展示了气质,难能可贵!”,佳评若殊荣,着实令人振奋。目前,程冠潮正在参加北京清华大学开设的中国画高研班,虽然常常奔波于京城与古城之间,但他却乐此不疲。他的辅导老师、著名山水画家刘怀勇教授,曾对这位从大西北走来、敦厚勤恳的学生做过这样的评价:“你走的是一条正路子,虽然很艰辛,但是绝对值得你去这么做,就这样扎扎实实的画下去,定会出佳绩!”诸位艺术界前辈和恩师的谆谆教诲,给予了他莫大的鼓励与鞭策。

众所周知,传承与创新是困扰当代所有中国画家的一个核心课题。程冠潮对此也有着自己冷静的判断和驾驭。谈到传承,许是恩师书法与绘画造诣皆精到的缘由,其对于书画同源的领悟也颇得妙义,总是力求通过笔墨使其相得益彰。他无论是临帖习字,还是铺宣作画,都非常注重对南齐谢赫先生在《古画品录》里所提“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等评判绘画“六法”的把握与运用。无论是在书画运笔的连贯性和节奏感上,还是在把握画面静动张力与柔韧性上,都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和深刻表现。他在书画创作的过程中,不投机取巧,不人云亦云,而是尽可能把自己所熟悉和理解了的东西通过手中笔墨在宣纸上挥洒出来,并竭力以笔来彰显骨气,以墨来散发韵味。因此,读程冠潮的画,既能看到笔墨在整个画面中的丰富变化,又能感觉到他恰到好处的节奏、韵律和力度,初读令人眼前一亮,细品更觉流畅舒心。

说句心里话,表现老虎形象的国画作品自己也算见过不少,但能像程冠潮这样,把老虎画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姿态流畅的青年画家并不多见。更值得称道的是,他是一位性情中人,虽然喜欢通过画老虎来表现体格矫健的男人身上那种大丈夫情怀,但并不刻意在笔下去表现老虎的威风凛凛、迅猛彪悍、甚至飞扬跋扈、不可一世,而是更愿意用笔墨去记叙老虎悠然自得、漫步林间的惬意状态,虽然画的是猛兽,但他更愿意通过画笔,自由传递老虎穿行坐卧于谷涧松林中的稳重平和、自然和谐的美好形象。他在一幅题为《和谐》的作品上描绘的是这样的场景:老虎一家三口静卧月下,虎子爬在母亲身上快乐无忧的玩耍,虎妈双目微闭,安逸的享受着虎子的调皮,虎父在一旁刚刚用敏锐的目光巡视过四周,感觉平安无事,方才同妻与子尽情享受起这和谐美妙的天伦之乐。这一切,通过画家巧妙布景和生动传神的描绘,是何等的一番令人羡慕的景象,观罢让人无不对作者悉心观察生活的态度而心生敬意。其实,程冠潮笔下诸如鸡、狗、羊、马、猴等许许多多的动物,无不传递着这种寓意吉祥、快乐美好的生动场景。

程冠潮是一个比较讷言敏行的画家。他不善言辞,但并非是他无话可说。交往久了,彼此相熟,才感觉到程冠潮平静如水的外表下,深藏着一副向善爱人的火热心肠。他对生活品质的欲念低得几近临界,而却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对书画事业的挚爱之中。一次,我与他在工作室交谈,他告诉我:“作为画家,一辈子画来画去,说穿了,其实就是在不停地画自己。因为,人一旦掌握了书画的相关基础技法技巧后,接下来的就是如何用笔墨去传递和表达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与爱恨情愁了,这就是蕴含在每个画家身上的所谓特色和面貌。你有什么样的生活认知和心里感受,就会有什么样的笔墨表达和情感传递。一个社会责任强、学识状态好的书画家,其作品就会高妙顺眼,反之,便会词不达意,言之无物,甚至低俗不堪。我很欣赏‘长安画派’老辈人提出的‘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话,这一句口号把一个艺术道理和思想交代的浅显易懂,极富正能量又非常接地气,让人感慨佩服又受用不尽。”程冠潮用质朴浅显的语言所表达出的对于书画创作的理解着实难能可贵,这说明他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不断敦笃力行和勤奋探索实践的。他用多年的笔耕不辍,苦心经营,把对社会人生的深刻认识和对艺术绘画的深邃思考,以与生俱来的敏感态度,遵循客观的用心描绘,在画案前满含个性的挥洒了出来。在竭尽全力揭示出生活状态中最朴实自然的美好中,其人其画也渐渐地自成风貌,浑然化境。

欣赏程冠潮的花鸟画作品,仿佛步入到一个净化了的世界中,世俗间的那股子浊气在此少有踪迹,生命中的纯粹与天真在画面上凝神聚力。我深知,程冠潮是一位低调而安静的画家,他在不断效仿和学习今古诸多成功画者的处世和作画正源的同时,一直也在默默坚守着自己的内心好恶和创作原则,既得了圈内圣贤之传统神韵,亦竭力与当下鱼龙混杂的画坛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但是,要说程冠潮成功了,这话还有些为时尚早。因为,他的的确确还在艰辛的负重躬身前行。但我通过程冠潮对书画的痴心不改、对社会的责任担当、对朋友的义气相倾和对生活的顺其自然等现象中细致观察,加之当下也正值程冠潮的创作盛时,因此,对他真正成为一位值得我们期待的大画家充满着期待和信心。今谨遵其嘱,心有所感,情有所动。欣然记之,敲下这篇小文,以寄敬重之情。不再赘述,咱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乙未冬月晓彬于古城长安豳風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