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锋画评:物我两忘 天人合一

       董明江的山水独尊水墨写意,在放而不乱,笔随意转的笔法与墨法中,建立自己的语言秩序和笔墨方式。应该说,画家的艺术观、艺术理念源于中国文化的厚重。他的山水和传统文化与古老哲学水乳交融般难解难分。他把他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感悟,包括儒家的中和、道家的无为、佛家的彻悟等一一注入他的山水里,成为他山水精神的构成和精神家园的引领,同时他又将一个画家可能的才情、天赋投入到创作中来,以自己的方式彰显和解读着传统文化的丰腴与含蓄。所以,明江的笔墨始终追求一种自然而然、意味隽永的审美意味与格调,点、线、墨、色中流荡着无限生机与气韵。虽然他笔下的山水仍是传统的勾皴点染,但却是放笔挥洒,恣肆写就,力求线条遒劲飘逸不失韵致,用墨浑厚松活不失秀润。画中山川、林木、烟云、瀑水既有流动空灵之效果,又有某种神秘幽深的灵气,造境苍茫旷远,大气纵横,静幽中溢出诗情,雄浑中蕴有意趣。他笔下的山水,正如他的心性,兼有北派的豪强之气和南派的韶秀之韵。

       董明江是一位看重笔墨、格调、品位的画家。他把笔墨视为自然与生命情调的显现,是天地生命的自我表达,是自然万象通过笔墨而获得的文本之美。就整体而言,董明江凭借着山水的灵气、无限深远的笔墨、高度成熟的宇宙观念,真正把物质世界转化为心灵本体的存在,传达出中国文化的“物我两忘”与“天人合一”的思想。

(何俊锋, 作家,美术评论家, 陕西美术执行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