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画家李敏绘画作品赏析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绘画的本质必须是要画出来的,而不是用现代工具去喷、去洒、去磨去折腾出来的;绘画作品一定要有语言,而这种语言绝不是无病呻吟地装逼和攀附出来的,而是由手而心、再由内而外地自然形成和流露出来的。读了李敏的油画,使我更坚信绘画的本质意义。

  

  从李敏的画中,我看到一名女性画家对自然山水的热爱和体察入微的融合理解,看到画家不囿于技法和形式的陈规羁束而得心应手的情感表达。特别是李敏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淡定从容、含蓄内敛、平实达观、宁静旷远,已然形成了她自己的语言风格,且这种风格语言并不惊世核俗,并不别出心裁,并不投机取巧。她就是她自己。

  

  说实话,当代艺术由于视野的开阔和信息的众多,由于思想的解放和禁锢的打破,由于技术的不断进步和理念的千变万化,很多艺术家跟潮追风,莫衷一是。各种风格推陈出新,炫技炫法,开宗立派,自圆其说。然而,单就绘画而言,无论中外古今,我们都应该更看重其绘画的本质属性,即绘画的手笔功力、设色敷彩、空间构图以及由此所营造的画面调性意境、视觉感知、审美表达和最终实现的美学价值。

  

  李敏的油画其形式看似平淡无奇,然而其实蕴含了画家用心深切、执意笃定的绘画形式追求。通过李敏的《小镇系列》、《太行系列》和《桃花系列》作品,可以看到画家从构图、设色、笔法和意境上做出的形式探索,并完全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具有中西合璧的形式美。比较我们惯常看到的油画,李敏作品没有主观刻意地去表现笔触痕迹、色彩刺激和光影变幻,但她更在乎根据物象和意境的需要去考虑技法的运用和色彩的铺陈。特别是在描绘山石草树的处理时,李敏似乎已经完全融入客观物象和画面意境之中,直接信手走笔,勾勒点染,把中国画的方法与油画的语言相结合,却又毫不突兀违和,真正做到了东西方绘画的完美合璧。

  

  李敏的小镇系列、太行系列和桃花系列作品,大气而不失灵动,苍茫而不失生气,沉静而不失情致,高远而不失亲和,洒脱而不失自我。从李敏的画中,我们似乎既感受到宋元以来的中华文人画的意趣心旨,又体会到一位女性画家在身处当下浮躁纠结、游离伪装的生存环境中的平和笃定和自信博大。她的作品向我们传达了古意情逸、通透灵性的人文情怀,形成了具有东方文化和哲思禅意的审美意象。

  我不认识李敏,也从不敢为女性画家写什么评论。但看了李敏的画,她的那些粉灰的色彩所描绘的作品深切地吸引了我、打动了我。我隔空妄语:李敏可能是深谷幽兰,也可以是傲雪腊梅,但绝不是铿锵玫瑰。

  2018年6月5日于差旅中

  李敏作品欣赏